緋嵐

【辛蕾】平穩的時間

*小說EP.9之後,戀人關係

*純滾床單非事後,當然怎麼想也是都可以XD

*房間擺設全為憑空捏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感受到掌心傳來的體溫,辛醒了過來。

他無聲地睜開雙眸,根據窗外透入的日光判斷,已是太陽已經完全升起的時刻。

她端正的臉龐幾乎佔滿了辛的視線,覆蓋雙眼的銀色睫毛反射朝陽的日光,微微透亮。睡衣肩帶有一側滑落到上臂處,完整露出優美的肩膀曲線,透過規律不紊亂的呼吸聲得知,懷中之人仍深眠著。

明明兩人是並肩平躺入眠,不知為何醒來時卻是相擁的姿勢,辛緩緩移動下臂,伸手撫摸如瀑般長髮,精心保養的柔順銀絲從兩指間流洩而下。

即使和「軍團」的戰爭仍未結束......

【弦雅】放晴

*平行世界,克里斯&雅樂的La-Veritta,弦心作詞

*這個世界每個人開車都很守規矩

*即使這樣還是弦雅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克里斯走進咖啡廳,由服務生引領至包廂,雅樂正安靜地滑著手機,由他杯中殘留的黑咖啡來判斷,應該好一段時間前便坐在這了。


「太慢了,你以為現在幾點?」雅樂拿下耳機,並未打招呼或瞥向對方,而是不留情面的發起牢騷。


「抱歉,有點事情耽擱......」他的笑容中帶有歉意,且並未明述自己遲到的理由。


總不能直接說作詞者過於在意某位知名偶像的評價,直至最後一刻仍修改了新曲歌詞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十一)

演唱會的日子終於到來,開演之前製作人走入休息室,確認兩人的狀況。


「無論是粉絲還是Dear production的大家,都非常期待今天的演出,不只是演繹曲目,請務必作出比活動休止前更加出色的表現。」


「那還用說嗎?」


「非常感謝您,製作人。」


有些強勢且堅定的鼓舞換來的是雅樂的藐視,以及弦心的道謝。


在摩天火箭的暖場後,La-Veritta從紫色的光芒中登場,兩人先是演唱了「BEAT IN LOVE」和「華の在り処」這兩首他們所創作的歌曲。


今天雅樂的狀況相當穩定,弦心覺得甚至比出道時更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十)

「網路上的粉絲們都很期待新歌演唱會呢。」梓溫和地說道,輕秀容貌和滑順秀髮倒映在手裡那杯大吉嶺中。


正值節日眾多的年底期間,身為小有名氣的新人偶像,每人的行程肯定都十分繁忙,即使如此,蒼志、弦心、梓、タクミ仍抽空聚在一起,在shirasu house的大廳裡,邊閒聊最近的瑣事,邊品嘗從各處採買來的冬季限定甜點。


 「那真是太好了,之前因為太過在意網路上的討論,已經好一段時間都不敢搜尋了。」弦心露出苦笑,從蒼志手裡接過剛切好的草莓塔。


「能被選為當天的暖場團體,我們也很高興。」蒼志表情柔和,繼續談論這個話題「即使全總說『找本大爺幫那個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九)

從青森回來後,雅樂的精神狀況日趨穩定,入冬後的某天,製作人對兩人提出舉辦新曲演唱會,為了彌補上次的突發事件,將會免費贈票給那場演唱會的觀眾。


「哼,你這傢伙腦子還算是有點用處。」雅樂的回應一如往常,並沒有直接答應或拒絕,而是不坦率地認可了製作人的能力。


「好久沒有聽到雅樂用這種態度說話了,果然不這樣就讓人渾身不對勁呢。」像是早就準備迎接這般發言,製作人游刃有餘的笑了笑。


被如此話語回敬,彷彿讓雅樂不太爽快,他並未回嘴,而是起身並大步跨出會議室。


「真是太好了呢,弦心。」


「啊啊,非常感謝您一直幫助我們。」...

【弦雅】片刻

灣家場無料

我終於活著回來了......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弦,明天九點大廳見,要穿制服。」


結束團體訓練後,雅樂在踏進房間的前一刻,突然轉頭對弦心說。


「咦?啊⋯⋯好的。」弦心愣了愣後,輕輕點頭。


現在正值暑假期間,他們兩人皆未參加社團,照理說並沒有返校的必要,雖不理解對方的用意,弦心也沒打算追問下去。


他看了看自己房內的月曆,下週週末就是dearpro的聯合演唱會,算算也剩不到10天,宿舍中的大家都在進行密集訓練,錄音室和練習室也天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八)

*我還沒死......我堅持下去了......誰快來打我一巴掌(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特意選定在日出時分啟程,和預想的一樣,新幹線月台上人煙稀少,或許是天氣之故,窗外景色有幾分陰鬱。


雅樂選擇靠窗的位置坐下,沉默地戴上耳機,手臂靠著窗緣,掌心輕托下巴,木然地盯著窗外快速消逝的景色,被雲層掩蓋的薄弱日光若有若無地照在他的面容上。


「有跟母親提過嗎?去青森的事。」弦心壓低聲音,盡可能以平緩語氣詢問。


「沒有,暫停演藝活動已經讓她夠擔心了,不能再增加她的不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七)

雅樂獨自一人坐在床舖上,即使自己房內裝設音響設備,仍選擇戴上耳機,聽著古典樂的他,上身側面貼上微涼牆面,黃與紅交錯的夕陽光從窗外射入,彷彿在他與鋼琴之間形成一道柵欄。


從對外宣布休止活動後,雅樂雖然照常去學校,但不只是演藝工作全數取消,為了不造成身心上的負擔,與藝能相關的課程也減少許多。面對這樣的狀況,自己當然是相當不甘心,無法維持最佳狀況讓雅樂感到十分焦躁,甚至覺得自己乾脆離開這裡算了。


但一想起Shirasu House的眾人,自己替他們造成了這麼多的麻煩,便無法再次做出這樣的行為。


他已不能再像六月時那樣,能夠輕而易舉地將這一切放下。...

【弦雅】瓶頸(一)

*同居&戀人&大學設定


唇瓣貼上杯緣,小啜一口即將見底的杯中物,稍早泡的黑咖啡早已變冷,卻仍不失風味。


雅樂獨自坐在客廳沙發上,淺紫瞳孔反射著筆記型電腦的螢幕白光,按了幾次滑鼠左鍵後,過沒多久,又長按下鍵盤消除鍵。


副歌前段的旋律已經停滯了好幾天,原本的構思,以及接下來幾個編排或許不差,但總感覺有哪裡不足,要更加細膩,更讓人印象深刻,調整切分音?音程大兩度?總覺得這些都不是最理想的選擇。


他閉上眼睛,螢幕右下角的時間顯示目前為半夜兩點,白天除了大學的課程和練習以外,還有演藝工作要進行,唯一能夠利用的時間只有晚上了,緊湊的生...

【弦雅】光之跡(六)

即使用藥物換取充分睡眠,精神仍感到疲憊,雅樂淺坐在沙發上,午後的陽光從百葉窗的縫隙射入,明暗相間的光影漫入室內。


「剛開始的時候覺得皮膚在發燙,意識到時,視線所及之處都是猛烈燃燒的火焰,身體像是著了火般痛苦,在不遠的前方,好不容易看到了某個人的背影,雖試圖向他求救,對方卻逐漸遠離,消失在烈火中。」


對著眼前的治療師,從昏沉思緒中整理出夢境內容,即使是身邊的人,雅樂也鮮少對她們吐露情感,更別說對象是完全不認識的專業人士,但事到如今,自己也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

「接著濃煙灌入喉嚨,在不停咳嗽的過程中醒了過來。」刻意抑制住話語中的情緒,就算是諮詢,雅...

© 緋嵐 | Powered by LOFTER